法院院训
法院概况
法院概况 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处潮州市湘桥区,成立于1992年,下辖潮安、饶平、湘桥、枫溪4个基层法院。内设立案庭、刑事审判第一庭、刑事审判第二庭、民事审判第一庭、民事审判第二庭、民事审判第三庭、行政审判庭、审判监督庭(与审判管理办公室合署)、执行局、研究室、办公室、信息技术科、司法行政装备管理科、机关党委办公室、纪检监察室、政治处、法警支队等17个机构。全市法院目前核定编制442名,在编干警380名。 [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司法聚焦新闻中心
潮州法院2023年度“十佳”裁判文书——(2022)粤5122民初1549号民事判决书
日期:2024-04-02 来源: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点击:3961

广东省饶平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2)粤5122民初1549

原告:广东某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某波。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某浩,男,该公司业务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羡馥,广东博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临沂某甲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某娜,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金成,北京市盈科(临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富。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金涛,山东学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熊某斌。

被告:韩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聂士国,山东有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临沂某乙公司。

法定代表人:石某三,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洪余,费县新庄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蕾,费县新庄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第三人:沈某辉。

原告广东某某公司(以下简称为“某某公司”)与被告临沂某甲公司(以下简称为“某甲公司”),第三人沈某辉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82日受理后,202111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2022324日作出(2021)粤5122民初1097号民事判决,原告某某公司不服该判决提出上诉, 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299日作出(2022)粤51民终700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本院(2021)粤5122民初1097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221123日重新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审理过程中,本院根据原告某某公司的申请,追加王某富、熊某斌、韩某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又根据被告某甲公司的申请,追加临沂某乙公司(以下简称为“某乙公司”)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20231019,本院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羡馥、黄洁浩,被告某甲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金成,被告韩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聂士国,第三人沈某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某富、熊某斌、某乙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某甲公司、王某富、熊某斌、韩某、某乙公司共同及相互连带赔偿某某公司的经济损失28230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按282300元计,从202179日起计至判决还款之日止,违约金按当年度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2.依法判决五位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在202174日,郑某表向某某公司购买海鲜产品,双方签订了《购销合同》,该合同中约定海鲜产品的品种为“①巴浪鱼,数量2253箱,金额180240元;②鱿鱼头耳,数量111箱,金额11100元;③小鱿鱼,数量174 箱,金额34800元;④小直鱿,数量312箱,金额56160元,上述四项合计金额282300元。交货地址:卖方厂内。”等,某某公司接受定购海鲜产品后,通过第三人的介绍,引进了被告王某富、熊某斌负责承运上述的海鲜产品从饶平县柘林镇装海鲜产品承运到海南省琼海市某村,运费9000元。被告方同意并接受承运费用9000元后,通过被告熊某斌用微信转账方式汇给第三人介绍费(订金)400元,同时被告方除将指派的车辆的车型、车号、司机姓名、随车电话、行驶证、身份证号码等信息通过第三人转发给某某公司,被告某甲公司、韩某指派的司机被告熊某斌鲁XXXX大货车于202175日到某某公司的工厂内装载上述的所有海鲜产品,然后运载货物准备到指定海南省琼海市某村交货。当被告熊某斌承运上述的海鲜产品到徐闻轮渡口时,刚好遇到台风气候无法过渡而停留在渡口一、二天,当时某某公司也表示同意增补700元给被告,但被告方却狮子大开口要求补3000元,某某公司委托第三人与被告商量无果,某某公司被逼无奈与购买方郑某表商量后,终同意增补3000元给被告方,但被告方却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擅自将整车海鲜产品全部运到被告方住所(即山东省),某某公司得知情况后多次通过第三人告知被告方:“如果迟迟不把货送到,货如果出现问题,你们要负全部责任。”但五位被告却置之不理,非法侵占,导致某某公司的上述海鲜至今都无法交还购买方郑某表。由于被告某甲公司是该鲁XXXX大货车的所有权人,被告某甲公司提出该鲁XXXX大货车的实际支配人是被告韩某,而被告王某富、熊某斌是联系和承运该货车的相关人员,被告某乙公司作为鲁XXXX(车)的所有人,为此,五位被告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其共同侵权行为依法应承担各自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鉴于五位被告不恪守信誉,其拒不将承运的上述海鲜产品运载到海南的目的地的行为,给某某公司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282300元(按该海鲜产品的出卖价计算),为此,特书起诉,祈请法院依法审理并判如所求,以维护某某公司的合法权益。某某公司当庭补充陈述事实和理由:被告方熊某斌在75日开大货车到某某公司的工厂装海鲜产品,证人詹某屏当时是出口海鲜产品的开单员,她对当时被告熊某斌开车装海鲜的整个过程以及海鲜的数量是比较清楚的,所以我们申请她到庭作证。鲁XXXX车至今还是登记在某甲公司的名下,根本上没有过户到韩某名下,熊某斌是驾驶某甲公司名下的大货车承运了某某公司的运输业务,所以整个运输合同完全是跟某甲公司有直接关联和因果关系,某甲公司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至于韩某是否向某甲公司购买该车的还款问题跟本案无关。退一步说,如果涉案的鲁XXXX和鲁XXXX挂的车辆是韩某出资购买,但却登记在挂靠单位某甲公司和某乙公司的名下,挂靠单位是以法律上的车主对外公示。无论是挂靠者还是驾驶员以挂靠单位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时,第三人即某某公司有理由相信其为挂靠单位的员工,其行为是职务行为,挂靠单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活动。而熊某斌、王某富是该货车鲁XXXX和鲁XXXX挂的车辆实际驾驶员,他俩擅自将本案的海鲜货物直接运到山东省,这明显是违背了其只是将海鲜货物直接运到海南省琼海市的职责的违规行为。本案没有签订书面运输合同,有约定了运费,就是从某某公司的工厂运到海南省琼海市的运费是9000元,运输的方式是由某甲公司指派的王某富、熊某斌开大货车承运海鲜业务,没有约定具体的运输期限,按常规的运输时间应该是两三天时间,违约责任没有具体约定。运费支付方式正常是微信转账,他将我们的货运输到终点后才付运费。运费还没有支付,因为他货没有给我们。本案有关货物运输业务具体某某公司是与第三人联系,听第三人跟某某公司说的是事发后第一天,202177日还是8日的时候王某富、熊某斌把货私自拉走运往山东方向。某某公司不知道是谁决定将货物运往山东的,不清楚货物到了山东后是如何处理的。某某公司有收到手机号码137XXXXXXXX发的限期处理货物的通知,第三人当时有发聊天截图给某某公司,说手机号码是韩某的,还有提供了一份对方开的多少费用的清单,我们本来就是受害方,某某公司当时跟第三人说肯定不能处理,叫他转告被告。韩某自始至终都有参与该承运某某公司的海鲜货物的活动,韩某与熊某斌是同居的关系,据了解该海鲜被熊某斌、王某富运到山东后,已被韩某、熊某斌、王某富三人出卖掉了。

被告某甲公司辩称:我方没参与本案,无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案涉车辆实际车主为韩某,该车辆系韩某以消费贷款的方式在我公司购买,车辆贷款数额为25万元,本案发生纠纷时贷款尚未付清。该车辆由韩某自行聘用驾驶员,从事货物运输,依据最高院法解释,消费贷款购买的车辆由实际车主对外承担责任。韩某在合同的第二页签订的手机号与本案某某公司及第三人提交的手机号(即原一审案件中第8081页手机号码137XXXXXXXX2021915日通知限期一个星期,到923日之前到场处理海南那车鱼)相一致,证明韩某对于本案知情,我公司与本案车辆系买卖合同关系,某某公司与韩某及熊某斌之间系运输合同关系,两种法律关系不存在关联。根据某某公司在起诉状中阐述,某甲公司并非本案运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运输合同的承接及本次货物的处理均与万凯物流无关,某甲公司不是当事人一方,不承担运输合同的任何责任,将某甲公司列为本案被告主体不适格。本案在第一次庭审时我方是不知情的,在接到某某公司上诉中院确定开庭日期时我方才知道本案,在二审中提交了分期付款买卖合同书,二审法院依据该合同书将原审发回重审,结合某某公司的证据我方对本案全程不知晓,装货起运以及后续纠纷处理,被告王某富、熊某斌、韩某并没有我公司授权,特别是运费的洽谈、运载路线、装货信息以及货物的后续处理,我方不知情,在庭审过程中我方了解到该批货物已经由被告王某富、熊某斌、韩某合伙出卖并获得价款,本案的处理以及诉讼中可以看出合同相对人应该是被告王某富、熊某斌、韩某,并非我公司。结合韩某提交的证据显示,实际车主韩某与熊某斌是合伙关系,王某富系案涉车辆驾驶员,三者紧密联系,韩某作为实际车主向第三人发送短信,要求限期处理否则将案涉货物处置变卖,明显属于侵犯某某公司财产所有权,涉嫌刑事犯罪,其承担的责任与某甲公司无关。

被告王某富提交书面答辩状辩称:根据相应的法律规定,承担连带责任必须有法定的法律规定以及双方的约定,而本案某某公司要求王某富承担连带责任既没有法律明确规定,更没有相关约定,因此王某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王某富仅仅是劳务行为,不存在任何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王某富仅仅从事驾驶员工作,自2018年至202111月份一直受雇于熊某斌、韩某,货物联系业务均由熊某斌、韩某负责,王某富只是听从熊某斌、韩某安排,将货物运送到熊某斌、韩某指定的地点,赚取工资劳动报酬,因此对于案涉货物货主是谁,王某富不知情,也不是王某富的工作职责,都是老板熊某斌、韩某负责,涉及到本案,案涉货物是被熊某斌、韩某要求王某富送往日照天泽冷链物流有限公司仓库内,王某富按照熊某斌、韩某要求予以送往,完成指定工作,履行的是业务行为,并且案涉货物的去向王某富毫不知情也未参与,因此王某富没有任何过错,无需向某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某某公司要求王某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既没有法律依据又没有事实依据,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某某公司对王某富的诉讼请求。

被告熊某斌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被告韩某辩称:熊某斌与韩某是合伙关系,双方于2017年至20217月之间共同在莒南县经营某物流公司,被告熊某斌在共同经营期间与王某富私下承接运输业务,造成他人损失,应当由熊某斌、王某富承担赔偿责任。某某公司与熊某斌、王某富之间形成货物运输合同关系,韩某不是货运合同的相对方,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纵观整个事件经过,货物的运输委托,具体运输过程,货物被侵占,运费的收取等过程,我方均完全没有参与,本案其他诉讼参与人也均没有与韩某联系过此次运输业务,韩某与本案无关联。某某公司货物运输前期洽谈、运费的收取、具体运输、货物的灭失我方均不知情,我方认为本案运输合同的相对方应为熊某斌、王某富,据我方了解是王某富与熊某斌共同将某某公司的货物对外出售,所得款项由两人处理,无论是从运输合同角度还是从侵权角度均应当由熊某斌、王某富赔偿某某公司的损失。某某公司运输的是海鲜产品,该货物具有及时性,不适宜长期保存,某某公司在起诉状中也称“遇到台风气候无法过渡而停留在渡口”,由此可见货物在运输过程中遇到了不可抗力,且双方就因不可抗力产生的停运损失未能协商一致,因此熊某斌、王某富为了降低自身损失,才将货物拉走,符合紧急避险的规定。某某公司未积极与承运人即熊某斌、王某富及时协商沟通,而是通过第三人间接的与他们沟通,在时效上具有一定过错,如果某某公司当时能够及时支付运费,赔付熊某斌、王某富的停运损失,货物是能够送到的,故某某公司对其损失存在过错。某某公司与郑某表签订的《购销合同》不能证明某某公司货物的损失,无法确定具体的金额,也与我方没有关联。某某公司应当对其运输的货物予以评估,从而证明货物达到市场价格,否则单凭没有任何付款记录的合同、某某公司单方制作的货物单据,没有任何货款支付凭证等相关证据来证实货物的实际价值,某某公司的证据完全不能够确定确定其损失金额。此次运输不是与我方联系的,运输情况我方不清楚。我方对某甲公司提交的《分期付款购车合同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合同只能证明是从某甲公司处购买车辆并挂靠在某甲公司名下,不能证明某甲公司的其他主张。案涉车辆车头是挂靠在某甲公司那里,车尾是登记在某乙公司那里。证人詹某屏是某某公司的员工,与某某公司存在重大利害关系,其陈述很明显倾向于某某公司,自20217月份至今已达两年之久,证人詹某屏当庭对某某公司提交的出库单上的具体金额的陈述,不符合常理。某某公司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内容既要求共同,又要求相互连带,共同赔偿和连带赔偿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相对应的法律依据也不同,没有任何一个法律条文规定可以二种赔偿责任同时存在。故某某公司的请求不应当得到支持。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某某公司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被告某乙公司提交书面答辩状辩称:一、本案系运输合同纠纷,本运输合同的主体是某某公司与熊某斌、王某富,某某公司在诉状中已经明确阐明整个交易流程,与某乙公司之间没有任何关联性,某乙公司不是本运输合同的相对人,因此,某乙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二、案涉车辆涉及某乙公司的是登记在某乙公司名下的挂车鲁XXXX挂,该挂车的实际车主为韩某,该车辆于201834日由实际车主石某三转卖给韩某,当时约定时间不长就将车辆转走,车头韩某已经转卖。因韩某也不给某乙公司缴纳任何费用,某乙公司一直催促韩某将挂车转到别的公司,韩某迟迟未转。某乙公司对登记在公司处的鲁XXXX挂没有管理及控制的权利,也对该车不收取任何费用,从该车中也没有获取任何利益,因此,某乙公司依法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某某公司对某乙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沈某辉述称:某某公司委托我安排车,联系车辆,联系好后将车牌号和运费发给他,某某公司认可就到厂里装货。我跟熊某斌联系。我有收到熊某斌转账400元,是介绍费,相当于合同认定。货运合同是否成立由法院依法认定,是韩某决定将货物运往山东的,这个货是韩某说她要处理,但具体是韩某处理的还是熊某斌处理的我不清楚。我认为韩某从开始到结束都参与了本案的运输合同。我不同意他们的说法,当时是韩某叫熊某斌跟我联系,熊某斌加我微信,我叫他发证件和所有的手续,事后他们装好货,因为台风天气的原因关闭了航运,他们说两天的赔偿问题,当时货主说补500元,他们不同意说要2000元,我说是天气的原因,不是其他原因,大家亏一点,然后赔偿问题没有协商一致,他们要把货拉走,货主后来同意赔偿了,但是熊某斌说他老板要把货拉走了,也不跟我们协商,韩某说我们有事,要下班,我就打电话给熊某斌,他说我听老板的,老板说怎样就怎样,货物到了他们临沂,韩某提出了不合理要求,要求我们赔偿她运输费、损失费,要我们自己去提货,这已经是敲诈勒索了,有短信为证,韩某是知情的,她也要求说货物什么时候来提,不提就处理掉,她已经侵占了货物,所以律师说韩某不知情,是胡说八道。我有跟熊某斌沟通,他说他做不了主,要跟他老板韩某沟通,所有的加价都是韩某跟我谈的,不是熊某斌。开始韩某的运输合同也是韩某跟我讲的,然后叫熊某斌加我微信。王某富、熊某斌于202179日将货物拉往临沂,我是跟熊某斌直接联系的,事后韩某再参与,我打电话给熊某斌他说听老板(韩某)的,事后货物拉到临沂,韩某也有打电话过来说过去处理货物,韩某说几月几号不来处理的货物会处理掉,有短信为证。最后我有跟韩某沟通,愿意按她的要求补贴她,还有警告她说货没有送到,所有的违约责任由她承担,她置之不理。本案的运输合同没有签订书面协议,就是微信写合同,对方也认同。运输期限是按照运输合同,一天走多少公里,这是运输行业公认的,一般是按规定装好货到卸完货结清运费。原一审案件中的第8081页手机号码137XXXXXXXX2021915日通知限期一个星期,到923日之前到场处理海南那车鱼,该手机号码是韩某的,我也有跟某某公司说,也跟某某公司说去法院立案。

原告某某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购销合同》、微信聊天记录及微信支付转账电子凭证、手机短信记录、照片、《广东创发水产品有限公司来访人员、车辆进出登记表》、产品购销单、出库装货明细表、《某某公司出库单》《某冷链物流出库单》、装载货物全程闭路监控录像刻录U盘、机动车行驶证、各当事人身份证明材料等证据,并申请证人詹某屏出庭作证。被告某甲公司围绕答辩意见提交了某甲公司与韩某于20201111日签订的《分期付款购车合同书》及韩某的车辆贷款还款明细作为证据。被告韩某围绕答辩意见提交了刑事判决书作为证据。第三人沈某辉未提交证据。被告王某富、熊某斌、某乙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质证,亦未提交证据,视为放弃抗辩及质证的权利。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综合分析后予以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2021年74日,某某公司作为卖方与郑某表作为买方签订一份《购销合同》,约定由郑某表向某某公司购买以下产品:规格为120-140的巴浪鱼2253箱,单价80元,金额180240元;规格为10KG的鱿鱼头耳111箱,单价100元,金额11100元;规格为10KG的小鱿鱼174箱,单价200元,金额34800元;规格为10KG的小真鱿312箱,单价180元,金额56160元,合计282300元。备注写明车号:鲁XXXX司机王某富,电话号码138XXXXXXXX,运费9000元。交货地址:卖方工厂内;交货方式:货到付款;付款方式:卖方收到货款后电放提单给买方;装货时间:202175日;本合约一式两份,双方各持一份,传真件具有同等效力;本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盖章后生效;收款账户:黄洁浩XXXX(农业银行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支行)。某某公司在该《购销合同》卖方处盖章,写明经办人黄洁浩,电话号码138XXXXXXXX。郑某表在该《购销合同》买方经办人处签名并写明电话号码130XXXXXXXX

2.某某公司委托沈某辉联系车辆将海鲜冻品发往海南省琼海市。沈某辉联系到驾驶员熊某斌,并通过微信、短信沟通运输事宜。202174日,熊某斌(微信号:XXXX)添加沈某辉(微信号:XXXX)的微信并发送消息表示“随车电话:138XXXXXXXX,身份证号:XXXX”,沈某辉告知熊某斌“订金400元,到付9000元”,熊某斌通过微信转账向沈某辉支付400元,并发送照片向沈某辉出示承运车辆的证件。沈某辉向熊某斌发送某某公司腾讯地图定位信息,表示“车型:15冷藏,车号:鲁XXXXXXXX挂,司机姓名:王某富,随车电话:138XXXXXXXX,身份证号:XXXX,明早装饶平到海南一柜冻鱼到付9000元”,熊某斌再次向沈某辉出示承运车辆的证件照片,沈某辉告知其某某公司装货联系电话“装138XXXXXXXX”。2021751030分,熊某斌、王某富驾驶鲁XXXX车辆搭载鲁XXXX挂车进入某某公司装货,于当日1750分装货并当场清点完毕驶离某某公司。期间,熊某斌添加某某公司装货联系人黄洁浩的微信(微信号:aa138XXXXXXXX ),黄洁浩向熊某斌发送琼海市某村腾讯地图定位信息及卸货联系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