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院训
法院概况
法院概况 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处潮州市湘桥区,成立于1992年,下辖潮安、饶平、湘桥、枫溪4个基层法院。内设立案庭、刑事审判第一庭、刑事审判第二庭、民事审判第一庭、民事审判第二庭、民事审判第三庭、行政审判庭、审判监督庭(与审判管理办公室合署)、执行局、研究室、办公室、信息技术科、司法行政装备管理科、机关党委办公室、纪检监察室、政治处、法警支队等17个机构。全市法院目前核定编制442名,在编干警380名。 [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司法聚焦新闻中心
潮州法院2023年度“十佳”裁判文书——(2023)粤51民终722号民事判决书
日期:2024-04-02 来源: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点击:3438


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3)粤51民终7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潮州市某某雅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某。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官大万,广东川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彦廷,广东川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刁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袁某某。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杰,广东东之木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潮州市某某雅公司(以下简称某某雅公司)、杨某某因与被上诉人刁某某、袁某某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23)粤5102民初2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39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某某雅公司、杨某某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官大万,被上诉人刁某某、袁某某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某雅公司、杨某某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刁某某、袁某某承担。 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在本案审理中程序违法,审非所诉、判非所请。1.刁某某、袁某某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与请求权基础法律关系混乱,在开庭经法庭释明后,刁某某、袁某某并没有主张变更诉讼请求,而是主张“如果经法院审理,认为是有效但存在可解除及撤销的情形,相信法院依法处理”。 因刁某某、袁某某经法庭释明后,没有主张变更诉讼请求,故法庭是按其诉讼请求和事实主张,就本案的法律关系性质、民事行为效力作为焦点问题进行审理,双方也已针对该诉讼请求进行充分辩论且终结。2.一审法院在庭审辩论终结后,通过询问笔录的方式再次向刁某某、袁某某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属于程序违法。一审法院主动以询问笔录的形式告知刁某某、袁某某“你方主张因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请求确认合同无效,经审理因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应解除合同”询问是否变更诉讼请求,刁某某、袁某某才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解除合同”。刁某某、袁某某事实主张并不是根本违约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而是主张确认合同无效,其是以“ 实施欺诈、误导行为”“重大误解”为由提起诉讼的。一审法院为什么不释明“欺诈、重大误解”诉讼请求应该属于“撤销合同的事由”。显然一审法院并不是处于居于中立的审判者。3.一审法院在庭审辩论终结后又再次向刁某某、袁某某释明“变更诉讼请求”且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以一个与原诉讼基础法律关系完全不同的“新的诉讼”,属程序违法。202361日,一审法院通知两上诉人的代理人到庭做询问笔录,告知刁某某、袁某某变更诉讼请求,某某雅公司、杨某某的代理人明确表示不同意,一审辩论终结后变更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法庭又于2023619日第二次开庭审理。这次审理刁某某、袁某某在一审的请求可归纳为“解除合同”,事实理由归纳为“提供三无产品,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构成根本违约”,显然这是一个与原诉讼完全不同的一个新的诉讼。因一审法院的偏袒,其程序违法,使刁某某、袁某某在一审的诉非所诉,一审法院则是审非所诉、判非所请。(二)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其作出的判决依法应予撤销。1.本案属于经营合作,某某雅公司将其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和知识产权的特许刁某某、袁某某经营使用,合同标的并不是商品买卖,刁某某、袁某某也不是消费者,认定某某雅公司、杨某某提供的设备及药品系“三无产品”属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中,某某雅公司在从事养生保健服务(非医疗)中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保健效果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取得较高的美誉度和好评。刁某某、袁某某也是某某雅公司的客户,刁某某、袁某某被某某雅公司特有的“熏蒸”项目的神奇的疗效深深吸引,才主动请求合作经营。双方合作的内容是特许刁某某、袁某某使用某某雅公司持有的注册商标、企业标志和取得知识产权的特有设备及具有技术保密的配方,合同标的是专有技术、配方、设备和商标、企业标志和知识产权,并不是货物买卖的商品,案涉的设备及药品不属于市场上流通的商品,是某某雅公司作为授权经营的专有配套设备,一审法院却又以审理货物买卖合同的逻辑认定某某雅公司、杨某某提供的设备和药品属于“三无产品”,是事实认定错误。2.一审法院举证责任分配错误致认定事实错误。《合作经营协议书》并没有约定某某雅公司提供设备及药品的标准,刁某某、袁某某主张提供的设备及药品不符合质量标准,其应负有举证证明的责任,而不是由某某雅公司举证提供的设备和药品为合格产品。某某雅公司提供的设备及药品系特有的专用设备及技术私密,没有义务公开。(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其所作出的判决依法应予撤销。1.本案的纠纷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规定。本案的法律关系是非常明确,合同标的并不是商品买卖,刁某某、袁某某也不是消费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一、二、四条的规定,刁某某、袁某某不是该法第一条规定的消费者,本案标的也不是该法第二条定的产品生产、销售,某某雅公司也不是该法第四条规定的生产者、销售者,本案的纠纷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规定。2.一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项判决支持刁某某、袁某某解除合同请求是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第一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首先,在本案中某某雅公司肯定不存在迟延履行债务的行为。其次是在评判某某雅公司是否有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查阅案涉《合作经营协议书》的条款,某某雅公司也没有违反该协议的任何约定,却以某某雅公司违约致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为由,支持解除合同的诉求是适用法律错误。退一万步说,假设存在违反协议的约定,也仅是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只有在存在重大违约情形致使合同根本目的无法实现的情形时,才能满足解除合同的法定条件。3.一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一款判决某某雅公司、杨某某返还因该合同支付的费用 174600 元系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一款:“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退一万步说,假设本案纠纷中某某雅公司存在违约致使刁某某、袁某某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而解除合同,因合同解除的效果不溯及既往,对已经履行的部分仍然是有效的。因本案的性质是交付设备和药品,刁某某、袁某某也将设备及药品投入经营使用,合同的性质已经决定双方是不可能恢复原状,唯有主张违约损失赔偿以补偿其损失。一审判决某某雅公司返还刁某某、袁某某因该合同支付的费用 174600元,而刁某某、袁某某却又取得设备及药品,这显然是不公平的。(四)依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杨某某作为某某雅公司的股东,无共同承担某某雅公司应承担的责任的义务。某某雅公司的经营的财务实际系由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22) 5102民初500号案的原告许晓虹的丈夫徐某某管理,收支结算均由其专人负责,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是清晰明确的,没有混同。且也按公司的财务的规定进行规范的管理。开业以来,公司一直都是处于亏损状态,根本就没有财产积累。一审法院支持刁某某、袁某某主张股东与公司的财产可能混同,而判决某某雅公司、杨某某共同承担责任,没有事实依据。(五)一审判决实际上是支持了刁某某、袁某某编造理由来转嫁商业风险,危害社会的正常经济活动,对社会起到一个不良的导向。综上,一审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恳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刁某某、袁某某辩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一)一审法院行使释明权以及其他程序都合法;(二)一审法院查明理由和事实正确;(三)一审法院没有剥夺某某雅公司的权利,合同处理后的相关财物没有返还,是因为当事人在一审没有提出明确的诉讼请求;(四)刁某某、袁某某不存在跟其他人通谋。

刁某某、袁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认定双方于20221013日签订的《合作经营协议书》无效;2.判令某某雅公司、杨某某共同退还刁某某、袁某某所支付的款项174600元,另共同赔偿刁某某、袁某某损失50万元。经一审法院释明,刁某某、袁某某将诉讼请求第一项变更为:双方于20221013日签订的《合作经营协议书》自起诉之日起解除。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221013日,某某雅公司作为甲方,刁某某作为乙方,双方签订《合作经营协议书》一份,协议书约定:“第一条 合同总则 …… 2.鉴于乙方申请,甲方根据合作经营计划,授予乙方“某某雅”商标使用权。…… 第二条 基本保障与要求 1.甲方确保根据双方确认的订货单向乙方供货,乙方保证只从甲方处购进甲方品牌的产品。2.甲乙双方严格执行合作经营计划,以利于“某某雅”产品市场的健康发展。乙方保证按“某某雅”统一的经营模式,服务质量标准向顾客提供服务,并按甲方规定的产品价格定价销售。第三条  合作经营期限及合同期限  合作经营权许可期限与本合同期限自20221013日起至20231012日止,有效期1年……  第四条  合作经营内容及范围  1.甲方特许乙方于合同期限内在甲方认可店面使用“某某雅”商标,并以“某某雅”的经营模式经营“某某雅”系列产品”。2.乙方获得上述经营权许可,须按甲方要求经营,不得超越许可范围和许可期限,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得将该项权利转让。  第五条 合作经营店地址  1.甲方特许乙方在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内开设合作经营店。2.因地域环境或其它原因乙方希望变更第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合作经营店地点时,须向甲方提出书面变更申请,经甲方书面批准后才能变更。3.乙方需要在第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店址区域以外新建专卖店,必须经甲方同意,并与甲方签订另外的“某某雅”合同。  第六条  甲方的权利和义务  1.为确保专卖代理经营体系的统一性和产品服务质量的一致性,甲方或甲方的授权代理人,有权对乙方的经营活动进行监督(审查乙方履行本合同的表现及商店整体形象和服务质量)。……4.甲方提供乙方经营的指导及相关技术支持。